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在线 > 宁国新闻网 > 文史 正文
签发时间: 2017-09-01 08:55   文章来源: 宁国新闻网    
宁国名僧梦真诗稿《籁鸣集》在日本发现

  原标题:

  南宋宁国名僧梦真诗稿《籁鸣集》在日本发现

  □高生元

  梦真(1214—1288),俗姓汪,南宋时期宁国县宁仁乡二都(今为宁国市河沥溪街道长虹村)人。《增辑续传灯录》卷四有传,苏州府承天寺觉庵梦真禅师,雪窦大歇仲谦禅师法嗣。佛门《480位禅宗高僧大德悟道因缘》中梦真位列363位(宁国宗杲禅师位列258位)。

  明嘉靖《宁国县志·寺观·仙释》(卷二)载:“梦真,字友愚,号觉庵,姓汪氏,邑之宁仁乡。受业于宜梵寺,挑包江湖,与庐山三凭君为师友,得唐人句法,屡住名山,禅誉四驰,示寂茶毗,舍利涌出。有《籁鸣集》、《语录》行于世。”

  清嘉庆《宁国府志·人物志·仙道》载:“梦真,字友愚,号觉庵,姓汪氏,邑(宁国县)之宁仁乡。受业于宣梵寺,打包江湖,与庐山三凭君为师友。屡住名山,禅誉四驰。示寂茶毗,舍利涌出。有《籁鸣集》、《语录》传世。”又民国《宁国县志·舆地志·寺观》载:“觉公山庵,二都,胡文通建。有古梅,六月开花。桂一株,花黄白二色。”觉公山庵,因觉庵梦真曾在此佛法,故名。明万历年间胡文通有懿行,朝廷敕封其为“义民”,觉公山庵又名为“义字庵”,今存遗址,称“一字庵”。

  梦真的诗《籁鸣集》、《语录》,《全宋诗》、《全宋诗订补》均未收。宁国明清以来所有版本县志均未收录。梦真的诗国内仅见汤华泉教授《全宋诗辑补》(第十一册)收录5首。

  复旦大学博士金程宇先生在日本访学、访书的过程中,于日本尊经阁文库发现南宋梦真和尚《籁鸣集》。《籁鸣集》分卷上、卷下、续集三部分,收录梦真和尚诗近300首,卷上有序,续集有跋。金程宇先生将《籁鸣集》整理、校勘后编入《稀见唐宋文献丛考》一书,2007年4月由中华书局出版。

  梦真《籁鸣集》的诗记录了蒙古兵的烧杀劫掠、地方军民的奋力反抗以及百姓饱受战难、度日如年的悲惨景象。如:

  《续集》后序云:呜呼,孰无身?生于治世;孰无死?死于正寝。生非治,死非正,率为冤---。-子予客四明,三月九日,北帅奥鲁赤部马步五千,由会稽入四明,躬责归悃。越三日,搜兵四掠,穷山绝顶,例不免祸。继此黄世强合刺-(上一+ 下女)正副招讨出兵--,搜劫不已,民生哀号,毋所赴愬。奉川盐---,素秉忠义,气盖一方。奋臂一呼,万----集,痛与之角。开合三月,北兵日增。-----泯灭无闻,北兴问鼎,乡民十杀------血压原隰,焚荡掘伐,野无完-------地西山,日寓于目,多以诗纪之。------之音哀怨乖困,非盛时雍容和-------日既久,积成若干篇,荐于诸梓-----今老矣,必极治之时,予不得-------。知我罪我,准此集乎。戊寅中秋---。

  梦真友愚书

  梦真《籁鸣集》的后序写于公元1278年,对这段历史“日寓于目,多以诗纪之”。

  南宋末期,皇室式微,河山动荡,金国、蒙古的相继入侵,直接导致了南宋的灭亡,使民生遭受涂炭,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局。宋末的这段历史,诗人记入诗稿的,只有极少诗人如宋末汪元量(字大有,号水云)的《湖山类稿》、《水云集》,正如清人李钰所云:“水云之诗亦亡宋之诗史也。”而梦真难能可贵的是,他作为乡野一介僧人,将宋亡之际自己的见闻感受在诗中表达出来了。如《续集》中《四明山中书见》诗云:海角秋夜值乱离,胡兵万马竞交驰。红烟不禁东西火,白骨难分贵贱尸。风雨灯前新鬼哭,松楸枕上故乡悲。寥寥一片中天月,北去长城欲照谁。

  诗人的字里行间充满着对入侵者的愤怒,以及对遭受痛苦的穷苦百姓的同情。

  《籁鸣集》卷上《春晚过唐昌》,诗曰:芳草萋萋客路长,天涯极目断人肠。磁曌饷午耕春疾,杓碓舂泉带雨忙。半路野花蜂酿蜜,遍搜遗穴鼠愁粮。一声何处乌槛角,唤醒连云麦穗黄。

  《商妇叹》,诗曰:龙山渡口西风起,郎船一叶风波里。扶桑直腊何许边,一往五年无旧至。妾守空房变华发,娇儿裹头年十八。阿耶生死两无凭,七十二零-换甲。焚香告天天莫嗔,愿儿长大无灾迍。后园桑麻暗如漆,络丝联布聊解贫。今生更结来生约,莫学今生太轻薄。断肠歌断莲叶枯,莲心有子圆如珠。

  《金陵感怀》,诗曰:半是中原旧子孙,百年南渡汴音存。游人莫折宫前柳,曾受朝天雨露恩。

  《籁鸣集》卷下《闻宣城为虏所据》,诗曰:山川旧俗晋风流,花满东溪月满楼。胡骑北来云气黑,王师南溃剑光收。岂无石鼓刊龙德,安有金城贮犬酋。昨夜梦魂归最切,腥风吹雨湿松楸。

  《籁鸣集》卷下《卖炭翁》,诗曰:伐薪南山窑,烧炭通都鬻。权门灸手热,焰焰莫轻触。阍人买炭不与直,炭翁缩缩僵门立。手皴足裂面漆黑,此时力不胜寒歒。呜呼炭翁汝知否,炭是汝烧寒汝受。明朝天地春风酣,炭无人买--安。

  以上诗歌可以看出,南宋末江南遭受战难后民不聊生的景况。

  《续集》中《舞番曲》,诗曰:忆昔太平无事日,岁时阅戏来城邑。羌笛嘤嘤羯鼓敲,一对胡人假装出。老胡须眉白如雪,两道牙齿赤如血。皂旗斜插小胡腰,胡妇胡夫舞如蝶。聚观堵墙欢且笑,神融气消皆说妙。一朝真胡渡江浙,浮海梯山捷飞鹞。君何爱假而畏真,真能索命仍索金。万方无罪罪归天,流毒方来应未已。从今不必多装假,薄酒茫茫结胡社。明年胡种鱼头多,呱呱乱鸣春鸟窠。

  太平盛世时阅戏的欢乐,与真胡渡江时索命、索金带来的痛苦,形成鲜明的对比。“富家黄金量以斛,贫家无铁堪磨针。无金买命乞快死,天地怨深天不理。”富人有钱可以买命,穷人无钱只能等死,真正遭受屈辱与伤害的仍是普通百姓。

  他的《杂咏十二绝》,颇值得一读。其一:风流十万羽林郎,生死惟知义所将。丞相指令都解甲,伯颜徐步藕花塘。

  诗人将矛头直指卖国求荣的“丞相”,这与汪元量《醉哥》(其一):“吕将军在守襄阳,十载襄阳铁脊梁。望断援兵无信息,声声骂杀贾平章”。贾平章即贾似道。二诗对读,可谓相得益彰。

  伯颜,蒙古元军大将,德祐元年曾攻占宁国县城。民国《宁国县志·人物传·忠节》载:

  “赵与塘(塘字土换禾,后同),德祐元年,以宗室任宁国县。五月癸酉,元伯颜兵徇宁国,与塘率众守城。自出战死之,诏赠直文华阁。按,以与塘以山县弱兵,当百战焱勇之敌,忠义所感,至使遗民奋勇为义。有吏杨义忠,率民固守城,久之,亦出战死。盖与塘身亡,而城存者两月,令死,邑吏民又死。令无一生降。”

  “杨义忠,字大书,栋材之后,为宁国县吏(宁国盘嶂人)。德祐元年五月,元伯颜兵攻宁国,知县赵与塘战死,义忠率众守陴。越六旬,七月辛未,率义兵出战,亦死。赠武功大夫。见《瀛国公本纪》,其扶植纲常,实为奇节。”

  梦真的诗有对宋元战事的记录,如《续集》中《长江失险,胡骑驰突,四十日间陷连城一十五所。--据金陵要地,分兵四掠,中外搔动五阅月。近者皇天悔祸,恶曜消落,民怀--,将士用命,--有日,--就擒必矣,作诗以纪之。亥楚节》,诗曰:

  皇天素无亲,惟德乃尔辅。圣贤不能出,生民曷依怙。伊昔罹金祸,九庙不遗堵。高皇匹马南,再造定区宇。猗欤十纪间,烟火无破釜。噫谁持国柄,薄海施罔罟。毫发不贷遗,竭取甚猛虎。天德自民听,民怨天亦怒。亥蜡甫灌彻,长江渡胡虏。横驱一万艘。箭镝鸣飞雨。掠我曾几何,连城陷十五。牧侯裂冠缨,辫发走胡部。争持牛酒近,金珠献旁午。生民竟何之,身先鱼肉腐。逆雏-虎奕,据要骋雄武。分兵四驰突,水陆无险据。大廷既周章,何策急先务。元臣怒奋威,宏开督视府。全师二十万,麟次龙湾浒。坚壁四旬余,一矢不掉弩。彼舰黔驴斯,捷出如寄取。全师夜奔溃,金印徐化羽。王畿千里间,震凌敦支柱。共惟后太皇,作则诏万古。凝神静不摇,誓死扶幼主。敢议幸迁者,弃市如弃土。天道既好还,复见宗社树。旄头暗消落,日月旋明吐。胡亡应-风,逆类毙雷爷。我后寿而康,我后仁且溥。太平万斯年,元元倚天柱。作诗颂河清,鸿雁急归聚。

  诗作将元兵的猖獗和宋军的无能,生动地刻画了出来。

  诗集有对抗敌英雄的歌颂,如《籁鸣集》(卷下)《大夫赵卯发,字汉卿,蜀之昌郡人。通守池阳,大夫自知不免,驱羸兵数伯,自擐甲出城,纵横虏阵。再战,不利而死。梦真与大夫交二十年,真知大夫出处,--常存乎中,欲治郡为尧舜之君,欲--为尧舜之民者,岂一日忘耶?呜呼,今已矣,圣朝褒身后爵甚多。大夫死之日,梦真留四明,不能跣足千里,洗骨于折戟战血间,深有愧于生死,作诗哭之,并纪其功德云。德亥清明节》,诗曰:

  蜀道古难行,薄宦东南游。夫容九朵青,造物良献酬。胡骑从北来,黑帜如云稠。邦侯夜云遁,公其运谋猷。擐甲自跨马,剑气蔽旄头。孤忠贯长虹,独臂挽九牛。矢尽弓且亡,视死同归林。大江南北间,列城知几州。望风迎且降,金珠争委投。偷生一日活,俯仰百世羞。丈夫有如公,今古难与俦。咨尔池阳民,蒸尝勤乃修。尔畎复尔泽,尔行复尔留。福尔旱涝消,佑尔疮痍瘳。魂兮早归来,毋重邦人忧。

  赵卯发,入《宋史》卷四五零《忠义传》,池州之战,以自尽死节。梦真与赵卯发为至交,诗中充满真情实感,感人至深。梦真对赵卯发明知己方力量悬殊,绝无胜算把握,而敢于迎战、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充满敬意,对其不幸遇难深表悼念。

  《续集》中《德祐钱塘录事曲》,诗曰:东南天倾地维缺,四海英雄眼流血。翠华北狩信沉沉,百年繁华顿消歇。胡儿跃马如游龙,金丝织袍光蒙茸。酒酣碧眼仰天笑,一箭忽坠双飞鸿。呜呼伯颜大人子,噤口无言足机智。黄金搜尽群府空,回首燕云八千里。太皇七十病不支,二三老媪晨进糜。金茎露冷仙掌瘦,玉树风寒王气衰。皇天虽高听尤近,肝胆此时共裂尽。帝王正统今谁归,有德还应寄斯任。元勋那有张与韩,扶颠宗社踰泰盘。生民无聊至此极,愿早平治咸熙安。南山采芝云矗矗,秦川---郁郁。燕然崖铭班固辞,太原石鼓周宣-。

  诗僧对临安陷落的痛心,以致泪流满面,肝胆俱裂,与入侵者的狂妄,嬉笑得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诗僧希望战难早日“平治”,希望有人“扶颠宗社”,对百姓所承受的苦难寄予深切的同情。

  梦真《籁鸣集》具有很高的历史史料价值,既是一部记录南宋末期战难的史诗稿,又能补有关史阙,故十分珍贵。

  金程宇先生历数年之举,在日本、韩国等地,访书、访学,著成《稀见唐宋文献丛考》,此举既为中国历史文化书写了浓重的一笔,也为宁国历史文化书上厚重的篇章。感谢金程宇先生著成此书,使得像我这样偏隅一方的乡下人能阅读此十分珍贵的历史史料。

  (本文主要参考金程宇先生《尊经阁文库所藏<籁鸣集>及其价值》,文中黑框部分为史料遗失内容)

∷【相关报道】∷

精彩推荐

·“大喇叭”工程唱响万家“好声音”
·解读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
·智能数字化管理打造“智慧环卫”
·养老保险缴费补贴让村干部不再发愁
·40年老旧小区“旧貌换新颜”惠民生
·选出“含金量”足的群众“代言人”
·满城劲吹“创卫”风 醉人新景入画来
·大美石柱山 人间真仙境
·五年守护家园 义务编织“安全网”
·2017年度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政策问答

图片新闻

云梯畲族乡中心公墓扩建工程如火如荼
与爱同行 情暖计生特殊家庭
道路畅通工程扮靓万家
屯警街面助“创城”
林技人员一线指导灾后自救
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守护百姓健康
 
宁国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皖外宣办字[2005]2号 皖ICP备06002622号
新闻:0563-4014607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63-4015875 信箱:jrngb@163.com
本网简介广告刊例版权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