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在线 > 宁国新闻网 > 法制在线 正文
签发时间: 2017-12-05 09:01   文章来源: 宁国新闻网    
现金贷还是“陷阱贷”?

  原标题:

  一张身份证就能借出数千元 动辄500%的超高利率

  现金贷还是“陷阱贷”?

  “一个身份证就能借出几千块”的现金贷,目前面临监管风暴。11月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特急通知”,要求即日起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新增批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这意味着,监管层整顿以现金贷为主要业务的互金市场已箭在弦上。

  借款千元钱1年滚成万元债

  根据2015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相关司法解释,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如果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在非银机构发行的现金贷类产品中,费用高昂、定价随意、罚息极高等问题普遍存在。原本是普及大众、惠及百姓的金融服务,可能一不小心就变成处处是“坑”的金融陷阱。记者在一个名为“现金白卡”的现金贷APP里看到一款“有品钱包”产品,称1000元的14天借款,要提前收取利息和费用150元,到账金额850元,到期还款1000元。计算下来,相当于年化利率高达391%。如果逾期的话,每天还要额外支付逾期费2.5%。就是说,只要一年,1000元的本金就会滚成约1万元的债务。

  星合资本董事长郭宇航认为,目前现金贷因存在息费不清、罚息过重等问题,很容易沦为“掠夺性借贷”。“掠夺性借贷”主要指利用欺诈、误导等信息不对称,使借款人对借款条件了解不充分的情况下接受贷款。

  “一些现金贷用户通过多头借贷,一个月的负债很容易达到三万到四万元。如果找贷款中介帮忙,负债还可升至五万到六万元,给其个人和家庭造成了不小的负担。”郭宇航说。

  骚扰、辱骂、送花圈,暴力催收竟然成“核心竞争力”

  “一个远方亲戚借现金贷逾期了,结果催收的电话、短信一直打给我和其他亲戚,短信上各种言语诅咒,还说要送花圈之类的,实在令人气愤。”上海市民蔡英为此报警。

  正如金融业内人士所言,现金贷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不择手段的催收能力。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认为,大部分现金贷公司在开展业务时,并没有将事先风险防范放在首位,而是以催收为主。“这种业务模式,极大地影响了社会的稳定,进一步加剧了弱势群体的财务困境。”

  形同虚设的事前风控。“如果你的身份证丢了,赶快去挂失补办,否则你可能莫名其妙地背上一笔债务。”深圳某银行负责人透露,从事现金贷的公司通常采取批量审核,一次就能审几百个,风控几乎没有。“一个身份证就能借出几千块。”

  不择手段地催收。记者体验多家现金贷平台发现,进行借款操作时,不仅要让平台获取通讯录权限,还要输入手机运营商的服务密码。强制性授权获取个人信息,为的就是能够用各种方式进行催收,正如蔡英所遇到的烦恼:一人欠款全家“连坐”。

  金融APP用户信息安全堪忧。记者采访得知,用户资料在现金贷平台、中介之间进行倒卖早就不是秘密,甚至还明码标价。

  移动互联网系统与应用安全国家工程实验室高级安全研究员朱易翔指出,在有关测试中发现,多个互联网金融APP安全问题严重,外部技术人员能够轻易获得用户信息,甚至可以轻易调用客户资金。

  监管升级势在必行,第一步堵住现金贷企业增量

  互联网金融具有金融业和信息业的双重特点,其快速发展降低了金融服务的门槛,这意味着监管升级势在必行。先要在源头上加强监管。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表示,技术监测发现,当前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平台有2693家。其中,利用网站从事现金贷业务平台最多,数量为1366家。市场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全国已获批237张网络小贷牌照,以及22张尚在发起状态的网络小贷牌照。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停止批设网络小贷牌照,是监管剑指现金贷乱象的第一步,很多规模大的现金贷平台就是利用网络小贷牌照在放贷。也就是说首先要堵住现金贷企业的增量,下一步整顿存量。

  郭宇航建议,在后续的治理中,由监管部门或者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建立网贷行业第三方数据共享平台,以掌握共债数据,避免一些借贷人利用信息不对称套取借贷,不断积累行业风险。此外,也要在创新业务和传统金融间筑牢防火墙,避免银行、信托等资金过度涌入,进一步激发行业的放贷冲动。

  观察:从“赚钱神器”到“烫手山芋”

  “想做现金贷很容易,买一个系统,也就几十万,不到一个月平台就能上线。而现成的系统功能很‘全’,包括借款金额、借款期限、借款利率都可以在后台设定,利息定高点,基本可以规避一些坏账风险了。”一位从事现金贷的业内人士说。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在‘现金贷’的江湖中,排名靠前规模较大的一些平台为了长久存活,尽量将利率调低,他们把现金贷作为了自己的‘事业’;不过这个市场不乏一些想赚‘快钱’的玩家,他们‘路子太野’,甚至会把钱放给‘黄赌毒’。”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告诉记者,处于快速增长中的“现金贷”,存在着较大风险隐患。如果任由其野蛮生长,可能对金融稳定进而对社会稳定产生较大冲击:一方面,“现金贷”门槛极低,极易将资金放给不合适的申请人,从而产生次级贷款。另一方面,“现金贷”利率畸高且不透明。

  “现金贷”可谓“赚钱神器”,但其高利率、暴力催收、助贷模式无监管等问题触及监管红线,这个游走于灰色产业链的业务恐变成“烫手山芋”。

  事实上,早在今年上半年,银监会就曾下发《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强调要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

  “客观上说,现金贷解决一部分燃眉之急的中低层收入群体的需求。但随着‘现金贷’的盲目发展,以及一部分假借‘现金贷’名义行高利贷之实的恶意行为出现,‘现金贷’也使得不少借款人陷入债务危机,带来暴力催收、信息泄露等种种危害,甚至出现‘裸贷’、跳楼等社会事件。”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告诉记者。

  提醒:警惕现金贷公司倒闭的风险溢出

  目前,现金贷规模已相当庞大。如何在清理整顿过程中做到平稳过渡、稳步退出,防止风险溢出效应发生,确实考验监管层的智慧。

  据了解,目前,我国拥有消费金融牌照的公司仅22家,其中大部分是银行参与并牵头成立的。从表面来看,参与消费金融这个大市场的银行、汽车金融公司、消费金融公司、P2P平台等,互不相干,互不牵连;实际上,一些持有消费金融牌照的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私底下都有对口的现金贷公司。通常,持有消费金融牌照的银行作为资金提供方,现金贷平台扮演渠道方——银行向旗下的消费金融公司提供资金,用以转借给现金贷公司,并提供风控服务,现金贷平台则负责产品的技术端和运营服务。

  受监管政策重拳出击影响,一方面,网络小贷公司牌照价格飙升。去年一张网络小贷牌照不过200万元左右,今年4月涨到了2000万元,目前涨到了6000万元至1亿元。有人预计,网络小贷牌照今后可能不是暂停审批,而是可能只注销不审批,网络小贷牌照将越来越值钱。未来,想要开展现金贷的网贷平台,要么收购网络小贷牌照,要么与持牌机构合作。

  另一方面,新措施或将会对利率上限、催收、资金来源、牌照资质等方面给出明确的监管措施。尤其在资质管理方面,如果要求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公司都必须拥有互联网小贷牌照的话,那么,目前运营的2693家现金贷平台,将有99%要关闭,最终能存活的现金贷公司可能寥寥无几。

  互联网小贷行业亟待重拳整治,这是不言而喻的。事实表明,现金贷领域乱象触目惊心:这里有暴利,有暴力催收,有对用户个人信息的倒卖……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现金贷平台希望通过申设、收购或入股等方式取得网络小贷资质,给现金贷业务穿上合法化外衣。对此,监管部门及时出手整治,阻断现金贷风险,值得称道。

  观点:现金贷不能成为牛栏里的猫

  现金贷这门“古老的生意”一经与互联网技术相结合,迅速呈现出指数性的外延扩张,有资料显示,目前我国现金贷整体规模已达6000亿~1万亿元,现金贷平台可能多达2000家以上,而在其野蛮生长过程中,利率过高、暴力催收、滥用个人信息等行业乱象不断爆出。

  “个体理性”不是现金贷(或者其他金融服务)见缝就钻的通行牌照。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塞勒的主要贡献,就是研究指出了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很多决策是缺乏理性的,因此相关理论及规则需要立足于这样的基础去进行构建,并继而对“自我控制的缺失”给予恰当干预与修补。

  只要对这一理论稍加具体化,就可以再次证明金融监管的必要性。更不用说,如果任由现金贷无序扩张,其各种“套路”不仅会越来越频繁地侵害到私域内的个人福利,甚至还可能扰乱到公域内的必要规则与秩序,从而导致借款人以外的不特定多数人一并受损。

  金融领域无小事。现代金融业的发展状况,客观决定了不同业态、不同地区、不同产品的孤立风险可以迅速交叉蔓延,很多事先看似毫无征兆的金融危机,事后才发现引爆自某个不为人重视的细小环节。这实际也正是为什么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上任伊始,就着重强调狙击金融乱象不能“牛栏里关猫”。

  “猫”虽然小,但也可能捅出大娄子,同时“猫”因其小,所以更易于钻出监管的笼子进而捅出大娄子。这种金融监管对象大与小的辩证关系,在技术环境日新月异、金融创新层出不穷的全新时代,需要在更高的层次上予以确认并投以关注,真正做到“不忽视一个风险,不放过一个隐患”。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事实上,对现金贷施以适当、及时、必要的监管,对其自身发展也是一种良性的促动,因为金融业相比其他行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其对信誉、信任的要求非常高,如果监管跟不上创新的步伐,那么因不信任而增加的交易成本将极大抵消掉由创新而降低的交易成本,而创新一旦无利可图,也就不再具有自发动力。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包括现金贷在内的一切金融活动,都不必、不应、不能成为牛栏里的猫。(责编:储梦婕)

∷【相关报道】∷

精彩推荐

·“大喇叭”工程唱响万家“好声音”
·解读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
·智能数字化管理打造“智慧环卫”
·养老保险缴费补贴让村干部不再发愁
·40年老旧小区“旧貌换新颜”惠民生
·选出“含金量”足的群众“代言人”
·满城劲吹“创卫”风 醉人新景入画来
·大美石柱山 人间真仙境
·五年守护家园 义务编织“安全网”
·2017年度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政策问答

图片新闻

“码”上宣讲 “农家”乐
廉政教育助学十九大精神
职工竞技展风采 跨越发展献力量
瞻仰革命旧址 重温入党誓词
十九大主题出版物在山城热销
“家庭医生”为居民提供基本医疗服务
 
宁国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皖外宣办字[2005]2号 皖ICP备06002622号
新闻:0563-4014607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63-4015875 信箱:jrngb@163.com
本网简介广告刊例版权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