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在线 > 宁国新闻网 > 文史 正文
签发时间: 2018-01-04 09:03   文章来源: 宁国新闻网    
故事十二 林黛玉痴读《西厢记》

  □张贤南

  话说贾元春自省亲回宫以后,便命探春将那天所有在大观园的题咏抄录下来,自己按优劣编次,命刻在园内的石头上。在编次的过程中,元春忽然想起那园中的景致,心想:自从她去过之后,父亲贾政必定敬谨封锁,不叫他人进去。这样的话,岂不辜负了此园?何况家中有几个能诗会赋的姐妹,何不命她们进去居住,也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又想到宝玉自幼在姐妹丛中长大,不比别的兄弟。如果不让他进去,又怕冷落了他,恐贾母、王夫人心上不快活,也须命他进去居住为妥。于是,命太监夏秉忠下一道谕:“命宝钗等在园中居住,不可封锢,命宝玉也随之进去读书。”

  贾政、王夫人接到谕命,回明了贾母后,便派人进去各处收拾打扫,安设帘幔床帐。贾政又派人来回贾母,说是:“二月二十二日是个好日子,哥儿姐儿们就搬进去住吧!”结果是:宝钗住了蘅芜院,黛玉住了潇湘馆,迎春住了缀锦楼,探春住了秋爽斋,惜春住了蓼风轩,李纨住了稻香村,宝玉住了怡红院。每处添了两个老嬷嬷、四个丫头;除各人的奶娘和亲随丫头外,另有专管收拾打扫的。到了二十二日,一齐进去。顿时,园内花招绣帘,柳拂香风,不似以前那样寂寞了。

  且说宝玉自从进入大观园以来,心满意足,再无别项可生贪求之心,每天只和姐妹丫鬟们在一起,或读书,或写字,或弹琴下棋,或作画吟诗,以至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无所不为,日子过得十分快活。他还写下了四首《四时即事》诗,虽不算好,却是真情真景:

  春夜即事:

  霞绡云幄任铺陈,隔巷蛙声听未真。

  枕上轻寒窗外雨,眼前春色梦中人。

  盈盈烛泪因谁泣,点点花愁为我嗔。

  自是小鬟娇懒惯,拥裘不耐笑言频。

  夏夜即事:

  倦绣佳人幽梦长,金笼鹦鹉唤茶汤。

  窗明麝月开宫镜,室霭檀云品御香。

  琥珀杯倾荷露滑,玻璃槛纳柳风凉。

  水亭处处齐纨动,帘卷朱楼罢晚妆。

  秋夜即事:

  绛云轩里绝喧哗,桂魄流光浸茜纱。

  苔锁石纹容睡鹤,井飘桐露湿栖鸦。

  抱裘婢至舒金凤,倚槛人归落翠花。

  静夜不眠因酒渴,沉烟重拨索烹茶。

  冬夜即事:

  梅魂竹梦已三更,锦罽鹴裘睡未成。

  松影一庭惟见鹤,梨花满地不闻莺。

  女儿翠袖诗怀冷,公子金貂酒力轻。

  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

  不说宝玉闲吟,且说这几首诗,当时有一些势利人,见是荣国府十二三岁的公子做的,便抄录出来,各处称颂;再有些轻薄子弟,爱上那风流妖艳之句,也写在扇头壁上,不时吟哦赏赞。因此上竟有人来寻诗觅字,倩画求题,这宝玉一发得意了,每天做这些外头的事务。谁想静中生动,忽然有一天,身上不自在起来,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出来进去,只是发闷。园中那些女孩子,正是混沌世界天真烂漫之时,坐卧不避,嬉笑无心,哪里知道宝玉此时的心事?那宝玉不自在,便懒的在园内,只想到外头鬼混,却痴痴的,又说不出什么滋味来。茗烟见他这样,想与他开心,左思右想,都是宝玉玩腻了的,只有一件,不曾见过。想毕,便走到书房内,把那古今小说,并那赵飞燕、赵合德、武则天、杨玉环的外传,与那传奇脚本,买了许多,孝敬宝玉。宝玉一看,如得珍宝。茗烟又嘱咐说:“不可拿进园里去,叫人知道了,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宝玉哪里肯不拿进去?踟蹰再三,单把那文理雅道些的,拣了几套进去,放在床顶上,无人时才看;那粗俗过露的,都藏于外面书房内。

  那日正当农历三月中旬,早饭后,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会真记》为唐代文学家元稹所作,又名《莺莺传》,后经元代戏剧家梁实甫改编为戏剧《西厢记》),走到沁芳闸桥那边桃树底下的一块石头上坐着,展开《会真记》,从头细看。正看到“落红成阵”处,这时一阵风吹过,把树上盛开的桃花花瓣吹落一大斗来,落得宝玉满身满书满地都是花片。宝玉要将花片抖落下来,又恐怕脚步将花片践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儿,来到池边,抖入池内。那花瓣儿浮在水面上,飘飘荡荡,流出沁芳闸去了。

  回来见地下还有许多花瓣,宝玉正在踟蹰间,只听背后有人问:“你在这里做什么?”宝玉一回头,见是黛玉来了。只见她肩上扛着花锄,花锄上挂着纱囊,手里拿着花帚。宝玉笑着说:“你来得正好,你把这些花瓣儿都扫起来,撂到那水里去吧!我刚才已撂了好些在那里了。”黛玉说:“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什么没有?仍旧会把花糟蹋了。那边墙角上,我有一个花塚,如今把它扫了,装在这绢袋里,埋在那里,日久随土化了,岂不干净。”

  宝玉听了,喜不自禁,笑着说:“待我放下书,帮你来收拾。”黛玉问:“什么书?”宝玉见她问,慌忙藏起来了,便回答说:“不过是‘中庸’、‘大学’之类的书。”黛玉说:“你又在我跟前弄鬼,趁早给我瞧瞧!”宝玉说:“妹妹!要论你,我是不怕的。你看了,好歹别告诉他人。真是一篇好文章!你要是看了,连饭也不想吃呢!”一面说,一面将书递了过去。黛玉把花具放下,接过书来看,从头看起,越看越爱,不到一顿饭时光,已经看了好几出了。只觉得词句警人,余香满口,看着看着,只管出神,内心还默默记诵。宝玉笑着问:“妹妹!你说好不好?”黛玉笑着点头儿。,宝玉接着说:“我就是书中那个‘多愁多病的身’(指书中的张生),你就是那个‘倾国倾城的貌’(指书中的莺莺)。黛玉听了,不觉带腮连耳的都通红了,顿时竖起两道似蹙非蹙的笼烟眉,瞪了一双似睁非睁的含情目,桃腮带怒,薄面含嗔,指着宝玉说:“你这个该死的,又胡说了!好好儿的,把这些淫词艳曲弄了来,还说这混账话欺负我,我告诉舅舅、舅母去!”说到“欺负”二字时,早把眼圈儿红了,转身就走。

  宝玉急了,连忙上前拦住她,说:“好妹妹!千万饶过我这一回吧!原是我说错了。若是有心欺负你,明儿叫我掉到池子里,叫个癞头鳖吞了去,变个大王八,等你明儿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碑去。”说的林黛玉“噗嗤”一声笑了,一面揉眼睛,一面笑着说:“看你都吓成这个样子,还只管胡说。呸!原来也是个银样蜡枪头。”宝玉听了笑着说:“你说说,你这个呢?我也告诉去。”黛玉笑着说:“你说你会‘过目成诵’,难道我就不能一目十行了?”宝玉一面收书,一面笑着说:“正正经经地把花儿埋了吧!别提那些个了。”二人便收拾落花,去墙角葬花去了。

  《西厢记》中张生与崔莺莺的这段美好的爱情故事,激起了宝玉和黛玉心中爱情的波澜。为以后二人的自由恋爱开启了一扇甜蜜的天窗。

  点评:

  《西厢记》是元朝文人梁实甫在唐朝文人元稹著的《会真记》的基础上加以改编的戏曲。戏曲讲述了书生张生与富家小姐崔莺莺之间的爱情故事。这些词曲在当时的封建制度下被认为是“淫词艳曲”而加以禁止的,所以贾宝玉只能偷偷地看,唯恐被他父亲知道。但是,书中所反映出来的男女自由恋爱的情节却深深地触动了正处在青春萌动期的宝玉、黛玉的心,激起了他们对婚姻由父母做主而完全没有自身自由选择制度的反抗。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小说具有明显的反封建意识。(责编:石泽凤)

∷【相关报道】∷

·故事十一 贾元春省亲诉衷肠(下)   2017-12-25 09:27
·故事十一 贾元春省亲诉衷肠(上)   2017-12-18 08:32
·故事十 贾宝玉题额大观园(下)   2017-12-11 08:50
·故事十 贾宝玉题额大观园(上)   2017-12-04 09:05
·故事九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下)   2017-11-27 09:03
·故事九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上)   2017-11-21 09:00

精彩推荐

·“大喇叭”工程唱响万家“好声音”
·解读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
·智能数字化管理打造“智慧环卫”
·养老保险缴费补贴让村干部不再发愁
·40年老旧小区“旧貌换新颜”惠民生
·选出“含金量”足的群众“代言人”
·满城劲吹“创卫”风 醉人新景入画来
·大美石柱山 人间真仙境
·五年守护家园 义务编织“安全网”
·2017年度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政策问答

图片新闻

冬日献爱心 情暖敬老院
冬季蔬菜供应充足
全国冬泳日畅游西津河庆元旦迎新年
首届宁墩年货节“最美厨娘”总决赛举行
把握时代脉搏 让戏剧焕发新生机
市委党校工会组织开展清理一枝黄花活动
 
宁国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皖外宣办字[2005]2号 皖ICP备06002622号
新闻:0563-4014607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63-4015875 信箱:jrngb@163.com
本网简介广告刊例版权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