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在线 > 宁国新闻网 > 文史 正文
签发时间: 2018-04-16 08:52   文章来源: 宁国新闻网    
报国无功还自愧

  ——虞俦在兵部侍郎任上

  □华和平

  嘉泰三年(1201),虞俦升为中书舍人,次年,又迁为兵部侍郎(国防部副部长),从二品。这是他人生仕途上最巅峰。按常规侍郎够不上从二品,尤其在宋代军事始终是受朝廷打压,兵部不太受朝廷待见,一般侍郎只能在三品以下。虞俦却为什么是从二品呢?这要归功于他之前担任出使金国使者。为了显示宋朝对金国的尊重,宋廷擢升虞俦从二品,代理尚书。虽然在之前他被金史称为刑部尚书,但在宋朝他还是太常少卿。按理这样的职位和爵位,应是位高权重,朝廷中枢,但在宋尤其南宋,军事部门的官员权轻位不高。为什么呢?

  这要归功于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赵匡胤是从战乱中夺得兵权坐了江山。他深知各地方节度使携军队自重的危害,动摇国之根本,他自己就是这么夺得江山的。他统一江山后,立即削弱地方尤其各地节度使的兵权,给这些与他出生入死、冲锋陷阵的将领们优厚的待遇,休养生息。为此,整个宋朝就是重文轻武。

  宋朝治国理念的温和色彩,既是“宋风”儒雅之源,也是“宋骨”软弱之根,成于斯,也败于斯焉。赵太祖只有“软”一手,缺少“硬”的一手。结果,宋朝在军事上不行,不是一般的不行,是非常糟糕。打不过辽、打不过金、打不过西夏、打不过蒙古。向辽、金割地称侄称臣、纳贡纳币,300年没有翻过身来,直至灭亡。宋朝几百年历史,就是文武失调的历史。

  南宋1127年建国,1279年灭亡,也经历了153年。客观地说,南宋经济之繁荣,文化之繁荣,科技之繁荣,人才之众多,政权之稳定,是历史上任何一个偏安王朝所不能比的。这是南宋在中国历史上光辉灿烂的一页。但在军事上却是最不堪一提的屈辱。

  宋朝为增强君主集权重文轻武,尤其是南宋安逸生活过惯了,人民没有战斗意志。经济虽强,但经济的军事转化能力有限,所以在军事斗争上是必败无疑的。

  宋军是雇佣制,把当兵当成一种职业,粉碎了军人应有的建功立业之心与保家卫国之情和荣誉感,使得军队里面充斥着各种俗称无业游民的家伙,只是充数,把宋军的战斗力彻底压垮了。可以说,宋军尤其南宋是一支没有精神的军队。宋朝抑兵太过,外乏良将;朝廷任贤不专,内乏良相。“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之说就是从宋朝开始的。

  军事力量在宋代一直是较弱的,在中国历史上是被史学家、政治家、军事家所诟病。尤其南宋这个偏安杭州(临安)的王朝,在建立以来,就被迫向金国称臣,甚至以侄相称,每年向金国进贡金银和帛匹。与金国打过不少仗,开始双方都有赢有输,因为那有宗泽、岳飞等军事统帅指挥。后来,朝廷里主和派占上风,打压主战派,南宋朝廷的半壁江山渐渐先被金国蚕食后被蒙人占领。

  历朝历代的兵部,其职责是掌全国武官选用和兵籍、军械、军令之政。可南宋的兵部却无多大兵权,实权在枢密院。但虞俦还是充满信心走马上任。他知道南宋军事上软弱无力,军心涣散,朝廷上至皇上下至各部官员也没有把收复北方抗击金国放在心上。再说他已花甲之年,且年老体弱,深知看不到国家统一的一天,心中有沮丧,上任时情绪不高。但他在就职后到各驻军地视察时,还是有一股豪情涌入心头,一扫过去低落的情绪,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情感喷渤而发。他在《和吴守赋秋阅之什》诗中充满信心说;

  秋郊小队暂徘徊, 谁信儒门出将才。

  千骑控弦吴月满, 一声鸣角楚天开。

  赋诗已是夸横槊, 看剑何妨更引杯。

  收取中原报明主, 凌烟事业正相催。

  此诗充满着诗人要重整军队,“收取中原报明主”的雄心壮志。“千骑控弦吴月满,一声鸣角楚天开”。气势磅礴,给阴霾的南宋天空一声响雷。虽然诗人的“赋诗已是夸横槊”于江河日下的朝廷无济于事,但让我们看到了诗人的老骥伏枥的抱负。

  虞俦上任后,不顾自己年老体弱已是花甲之人,到军队驻地视察,看军队操练、备战。

  《春大阅呈郡僚》:

  青油谈笑坐生风, 便觉湖山气象雄。

  霁色喜浮旌旆上, 欢声争入鼓鼙中。

  中军合用诗书帅, 上马空惭矍铄翁。

  横槊赋诗君等事, 何妨寓目此时同。

  《秋大阅呈郡僚》:

  横槊何人解赋诗, 东方千骑出郊时。

  天高霁色旌旗上, 地迥秋声鼓角悲。

  漫授一编黄石老, 相从千载赤松期。

  据鞍矍铄非吾事, 惭愧江湖把一麾。

  《和使君巩大监秋阅》:

  金钲鼙鼓肃秋声, 画戟油幢照座明。

  千骑夹营横槊气, 六花簇队焕新晴。

  雍容坛上看儒将, 潦倒尊前愧老兵。

  横槊赋诗豪杰事, 澄江休数谢宣城。

  虞俦的这三首诗都是写自检阅军队时的心情和他面对练兵场上的气势抒发的感慨。他反复提到“横槊赋诗”,是他想到了当年的曹操横扫天下的气魄;想到了历史上无数英雄豪杰上马指挥三军,马下横槊赋诗,岳飞、辛弃疾是武人中诗人,诗人中武将。他们是英雄的一生,是诗意的一生。他想到了历史上许多文臣谋士,也在战场上建功立业。他想到这些,立刻豪气满怀,“中军合用诗书帅”,“雍容坛上看儒将”。希望自己能像历史上那些文臣谋士为这个岌岌可危的国家尽点力,老骥伏枥,死而后已。

  在侍郎位置上他渐渐看明白了,宋朝已病入膏肓,政治腐败,军力松弛,苟延残喘地延长着半壁江山的命脉。主和派的势力占上风,谁都不敢公开力主抗金。此时的虞俦真正的心灰意冷。他在诗中说:

  幸叨持橐侍甘泉, 感意恩荣慰暮年。

  紫绶金章光照地, 丝鞭玉勒喜朝天。

  儿曹莫起无鱼叹, 人世难为跨鹤仙。

  报国无功还自愧, 直须及早决归田。

  他感叹国家军事力量薄弱,难以实现收复失地的抱负,自己报国无功,在这个位置上有愧。再说,朝廷上听不到收复河山的声音,看不到有谁在为大宋江山鞠躬尽瘁。大厦将顷,那些朝廷中枢都在尔虞我诈,苟苟营营。虞俦独木难支,何况他已年老体弱,思乡退隐之情油然而生,“报国无功还自愧,直须及早决归田”。

  虞俦的整饬军队、整肃军纪、扩军买马、增加军费、加强训练,等待时机与金决战的国防计划不被接受,虞俦这个人也不被那些官员所容纳,宋宁宗听信奸佞小人的谗言,以年老体弱为名,令虞俦奉祠(即退休),虞俦谢事而归。

  虞俦回到了他时常想念的家乡——宁国县西街老宅,回到了他儿时的南坡,还有在西山搭建的草堂,虽然年久失修,草长壁破,但在虞俦心里那里仍是他儿时的乐园,他成长的摇篮。从此,人们会看到一个白发白须瘦弱但还健康的老翁时常立在南坡上眺望、沉思,或者牵着孙子孙女在修复后的草堂前玩耍,天真稚嫩的、沧桑响亮的声音在西山林间回响。(责编:石泽凤)

∷【相关报道】∷

精彩推荐

·“大喇叭”工程唱响万家“好声音”
·解读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
·智能数字化管理打造“智慧环卫”
·养老保险缴费补贴让村干部不再发愁
·40年老旧小区“旧貌换新颜”惠民生
·选出“含金量”足的群众“代言人”
·满城劲吹“创卫”风 醉人新景入画来
·大美石柱山 人间真仙境
·五年守护家园 义务编织“安全网”
·2017年度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政策问答

图片新闻

西津街道四处“潜藏”违建一举被挖
安材学校项目范围内最后一户房屋顺利拆除
倡导健康生活 爱护环境卫生
改造老化退化林地提升红杉林整体生态景观
农村公益电影放映喜获佳绩
春季砺兵谋打赢
 
宁国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皖外宣办字[2005]2号 皖ICP备06002622号
新闻:0563-4014607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63-4015875 信箱:jrngb@163.com
本网简介广告刊例版权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