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在线 > 宁国新闻网 > 文史 正文
签发时间: 2018-05-14 08:59   文章来源: 宁国新闻网    
故事二十六 贾探春改革除宿弊(上)

  □张贤南

  且说荣国府中刚刚将年事忙过,凤姐因年内外操劳过度,一时不注意,竟然小产了,因此不能理事,天天由两三个大夫看病用药。凤姐自恃身体强壮,虽然不出门,依然筹划算计。想起什么事情来,就叫平儿去报告王夫人,任凭他人劝谏,只是不听。王夫人觉得失去了臂膀,一个人能有多少精神?于是,凡是有了大事,就自己裁定,将家中琐碎之事,一应都暂令李纨办理。李纨本是个尚德不尚才的人,未免会逞纵了下人,王夫人便命探春会同李纨裁处。只说过了一个月,等凤姐养好了,仍然交还给她。谁知凤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时不知保养,平生又争强好胜,心力更亏,虽是小产,身体着实亏虚下来。一个月后,又添了下红之症。她虽然不肯说出来,但旁人看她面黄肌瘦,便知是失于调养。王夫人令她好生服药调养,不叫她操心。凤姐自己也怕变成大病,贻笑于人,便想偷空调养。

  王夫人见凤姐如此情形,探春和李纨暂时难以谢事,又恐园中人多,失于照管,特请了宝钗来,托她各处小心照看,并且嘱咐她:“老婆子们不中用,她们得空儿就吃酒斗牌,白天睡觉,夜里斗牌,这些我是知道的。凤丫头在外边,她们还有些惧怕,如今她们又会无顾忌了。好孩子!你是个妥当人,你兄弟妹妹们又小,我又没工夫,你就替我辛苦两天,照应照应。凡有想不到的事,你来告诉我,别等老太太问起来,我没话回她。哪些人不好,你只管说,她们不听,你来告诉我。只要不弄出大事情来就好。”宝钗听了,只得答应了。

  此时正值季春农历三月,黛玉又咳嗽起来,湘云因天气的原因也病卧在蘅芜院,每天医药不断。探春和李纨因近来事多,故二人商议,每天早晨都到园子门口南边的三间小花厅上去会齐办事。

  这三间小花厅,原是预备元妃省亲之时众执事太监起坐之处,省亲以后,也用不着了,每天只有婆子们上夜。如今天气暖和,不用十分修理,只不过略作陈设,便可供二人起坐。如今她们二人每天早晨六点来,中午十二点才散,凡执事的媳妇等来往回话的,络绎不绝。

  大家先听说是李纨独办,个个心中暗喜,因为李纨平时是个厚道多恩无罚的人,自然比凤姐好搪塞些;即使添了个探春,都以为不过是个未出闺阁的年轻小姐,而且平时也是最平和恬淡的,因此都不在意,比凤姐管理时懈怠了许多。但三四天后,几件事一过手,渐渐觉得探春精细之处不让凤姐,只不过是语言安静、性情和顺而已。

  可巧,近来连日有十几处王公侯伯世袭官员,或升迁,或黜降,或有婚丧红白等事,王夫人贺吊迎送,应酬不暇,家里的事更无时间照管。李纨探春二人便整日在上房监察,直至王夫人回来才散。每天的夜间临寝之前,坐了轿带领园中上夜的人,各处巡查一次。她们三人如此一理,更觉得比凤姐当权时倒更谨慎了一些。因此,里外的下人都暗中抱怨说:“刚刚倒了一个‘巡海夜叉’,又添了三个‘镇山太岁’,越发连夜里偷着吃酒玩乐的工夫都没了!”

  这一天,王夫人要往锦乡侯府去赴宴,李纨与探春早已梳洗完毕,伺候王夫人出门后,回到厅上坐了。刚吃茶时,只见吴新登的媳妇进来报告说:“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昨天死了,已回过老太太、太太,她们说知道了,叫我来回姑娘。”说完,便垂手旁侍,不再说话。这时,来回话的人不少,都在打听她们二人如何办事?如果办得妥当,大家则安个畏惧之心;如果有一点嫌隙不当之处,这些人不但不畏服,一出二门,还会说出许多笑话来取笑。吴新登的媳妇心中早有主意:若是在凤姐面前,她早已献殷勤,会说出许多主意,又查出许多旧例来,让凤姐拣择施行;如今她藐视李纨老实,探春又是个年轻姑娘,所以只出这一句话来,试试她们二人有何主见。

  探春便问李纨,李纨想了一想,说:“前些日子袭人的妈死了,听说赏银四十两,这个也赏她四十两算了。”吴新登的媳妇听了,连忙答应:“是!”接了对牌就走。不料,探春说:“你回来!”吴新登家的只得回来。探春说:“你暂且别去支银子。我先问你:那几年老太太屋里的几位老姨奶奶,有家里的,也有外头的,家里的若死了人是赏多少?外头的若死了人又是赏多少?你说给我们听听。”

  这一问,把吴新登家的问住了,连忙赔笑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赏多赏少,谁还敢争不成?”探春说:“你这话是胡闹!依我说,赏一百倒好!如果不按理,别说你们笑话,明天我也难见你们二奶奶。”吴新登家的笑着说:“既然这么说,我查旧账去,此时我不记得了。”探春说:“你办事办老了的,还说不记得,倒来难我们。你平时回你二奶奶时,也现查去?若有这道理,凤姐姐还不算厉害,也就算是宽厚了。还不快快找了来给我瞧,再迟一天,不说你们粗心,倒像是我们没主意了。”吴新登家的满脸通红,转身出来。众媳妇们都伸舌头。

  一时,吴新登家的取了旧账来,探春看时,两个家里的都赏过二十四两,两个外头的都赏过四十两。此外,还有两个外头的:一个赏过一百两,一个赏过六十两,这两笔底下都有缘故。一个是隔省迁父母之柩的,外赏六十两;一个是现买葬地,外赏二十两。探春便递给李纨看了,然后说:“给她二十两银子,把账留下我们细看。”吴新登家的去了。

  一会儿,赵姨娘来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起来,大骂探春踹她的头。探春坚持规矩,没有向自己的亲生母亲让步。赵姨娘在现场闹腾了半天,后来听说二奶奶打发平儿来了,才把嘴止住。

  探春对平儿说:“你迟了一步,没见到还有可笑的。连吴姐姐这么个办老了事的也不清楚了,就来混我们!幸亏我们问她,她竟有脸说忘了!我说她回二奶奶事时也忘了再去找?我料着你主子也未必有耐性儿等她去找!”平儿笑着说:“如果她有这么一次,保管腿上的筋早折了两根。姑娘别信她们,那是她们瞅着大奶奶是个菩萨,姑娘又是腼腆小姐,固然是托懒来混。”说着,又对门外的人说:“你们只管撒野,等奶奶大安了,咱们再算账!”门外的众媳妇都笑着说:“姑娘,你是个最明的人,俗话说:‘一人作罪一人当’。我们并不敢欺蔽主子,如今主子是娇客(注:指未婚女子),若真的把她惹恼了,死无葬身之地!”

  平儿冷笑着说:“你们明白就好!”又赔笑着向探春说:“姑娘知道,二奶奶本来事就多,哪里照看得这些?保不住不忽略。俗话说:‘旁观者清’。这几年姑娘冷眼看着,或有该添该减的地方,二奶奶没有做到的,姑娘该添的添,该减的减。这样,第一对太太有益;第二也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的情义了。”话未说完,宝钗李纨都笑了,说:“好丫头,真怨不得凤丫头偏疼她!本来没有可添减的事,如今听你这么一说,倒要找出两件来斟酌斟酌,不辜负你这话。”

  众媳妇们才慢慢地安分回事,不敢如先前那样轻慢疏忽了。探春气方渐平,对平儿说:“我有一件大事,早要和你奶奶商议,如今可巧想起来。你吃了饭快过来,宝姑娘也在这里,咱们四个人商议了,再细细地问你奶奶可行不可行。”

  平儿陪凤姐吃了饭,服侍盥漱毕,便往探春处来。平儿进入厅中,她姐妹姑嫂三人正在商议些家务,说的是年内到赖大家吃酒,他家花园中的故事。探春见平儿来了,命她在脚踏上坐了,并说:“我想的事,不为别的,只想着我们一个月所用的头油脂粉每人又是二两银子的事。我想咱们每月已有了二两月银,丫头们也另有月钱,可不是同刚才学堂里的八两银子一样,重重叠叠的?这事虽小,钱有限,看起来也不合理,你奶奶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平儿笑着说:“这里有个原因:姑娘们所用的这些东西,自然该有分例,每个月每处的买办买了,令女人们交送我们收管,然后预备姑娘们使用就罢了,没有个我们天天各人拿着钱,找人买这些去的。所以外头的买办总领了去,按月叫女人按房交给我们。至于姑娘们每月的这二两,原不是为买这些用的,为的是一时当家的奶奶太太,或不在家,或没有空,姑娘们偶然要用钱,省得找人去,这不过是怕姑娘们受委屈才这样做的。现在我冷静下来看看,各屋里的姐妹都是拿着现钱买这些东西的竟然有一大半。我就疑惑,这样看来不是买办脱了空,就是买办买的不是正经货。”探春李纨都笑着说:“你也留心看出问题来了!脱空是没有的,只是迟了一些日子,催急了,不知从哪里弄些来,不过是个明儿,其实不能使用,依然还得现买。因此,就用这二两银子,另叫别人的奶妈子的兄弟或儿子买来,这才好用。要使官中的人去买,依然是那样的,不知他们用的什么法子?”平儿笑着说:“买办买的那东西,别人买了好的来,买办也不依他,又说他使坏心,要夺他的买办。所以他们宁可得罪了里面的人,也不肯得罪外头办事的人。要是姑娘们用了奶妈子们买的,他们也不敢说三道四了。”

  探春说:“因此我心里不自在,花两遍的钱,东西又白丢了一半。不如把买办的这一项每月免了才是。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年内到赖大家里去,你也去了,你看他那个小园子,比起咱们这个怎么样?”平儿说:“还没有咱们这园子一半大,树木花草也少的多呢!”探春说:“我与他们家的女孩儿闲聊,谁知他们家那么个园子,除了她们带的花儿,吃的笋菜鱼虾,一年还有人包了去,到年终足足有二百两银子剩。从那天开始,我才知道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

  宝钗笑着说:“真真是膏粱纨绔之谈!你们虽然是千金,原不知道这些事,但你们也都念过书、识过字的,竟然没看见过朱夫子有一篇《不自弃》的文么?”探春说:“虽也看过,不过都是勉人自励、虚比浮词罢了,哪里都是真的?”宝钗说:“朱子都有了虚比浮词了?那句句都是有的。你才办了两天的事,就利欲熏心,把朱子都看虚浮了。你再出去,见了那些利弊大事,越发连孔子也都看虚浮了呢!”探春说:“你这样一个通人,竟然没看过姬子书?当日姬子说过:‘登利禄之场,处远筹之界者,穷尧舜之词,背孔孟之道,······’”宝钗说:“底下一句呢?”探春笑着说:“如今断章取义;念出底下一句,我自己骂我不成?”宝钗说:“天下没有不可用的东西,既可用,便值钱。难为你是一个聪明人,这大节目正事竟然没经历过。”李纨笑着说:“叫人家来了,又不说正事,你们却在对讲学问!”宝钗说:“学问中便是正事。若不拿学问提着,便都流入市俗里去了。”

  三人取笑了一回,便回过头来谈正事。探春接着又说:“咱们这个园子,只算比他们的多一半,加一倍算起来,一年就有四百两银子的利息。如果此时也出脱生发银子,自然是小器了,不是我们这样人家的事。如果派出两个一定的人来,既有许多值钱的东西,一味的任人作践了,也似乎暴殄天物。不如在园子里所有的老妈妈中,拣出几个老成本分、且能知园圃的事的,派她们收拾料理。也不要她们交租纳税,只问她们一年里可以孝敬些什么。这样一来,一则园子有专人修理花木,自然一年好似一年了,也不用临时忙乱;二则也不至于作践,白辜负了东西;三则老妈妈们也可借此小补,不枉成年家在园中辛苦;四则也可以省了这些花匠、山子匠并打扫人的工钱。将此有余,以补不足,未为不可。” (未完待续)(责编:石泽凤)

∷【相关报道】∷

·故事二十五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2018-05-07 08:42
·故事二十四 病晴雯勇补孔雀裘   2018-04-27 09:03
·故事二十三 芦雪庭白雪映红梅(下)   2018-04-17 08:43
·故事二十三 芦雪庭白雪映红梅(上)   2018-04-10 08:49
·故事二十二 敏香菱拜师林黛玉   2018-04-03 08:32
·故事二十一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下)   2018-03-26 08:34

精彩推荐

·“大喇叭”工程唱响万家“好声音”
·解读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
·智能数字化管理打造“智慧环卫”
·养老保险缴费补贴让村干部不再发愁
·40年老旧小区“旧貌换新颜”惠民生
·选出“含金量”足的群众“代言人”
·满城劲吹“创卫”风 醉人新景入画来
·大美石柱山 人间真仙境
·五年守护家园 义务编织“安全网”
·2017年度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政策问答

图片新闻

“5·12”防震减灾宣传演练进校园
拆除违法建设 震撼违建之风
交通运输行业职业技能大赛开赛
吴越古道旅游接待中心即将投入使用
美化集镇环境 消除视觉污染
蓝天公共安全潜水全国培训会在宁开课
 
宁国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皖外宣办字[2005]2号 皖ICP备06002622号
新闻:0563-4014607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63-4015875 信箱:jrngb@163.com
本网简介广告刊例版权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