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安在线 > 宁国新闻网 > 文史 正文
签发时间: 2018-06-19 08:31   文章来源: 宁国新闻网    
故事三十 尤三姐思嫁柳湘莲(上)

  □张贤南

  贾敬去世已有两个月光景,这一天,贾珍在铁槛寺做完佛事,晚上回家。因与二姐三姐久别,便要去探望探望。先命小厮去打听贾琏在与不在。小厮回来说:“不在那里。”贾珍高兴,将家人一概的先遣回去,只留两个心腹小童牵马。到了新房子里,已是掌灯的时候,便悄悄进去。屋里才点灯,先看过尤氏母女,然后二姐出来相见。贾珍见了二姐,满脸的笑容,一面吃茶,一面说:“我做的保山如何?要是错过了,打着灯笼还没处寻找呢!过几日,你姐姐还要备礼来瞧你们呢!”

  说话之间,二姐已命人备下酒馔。当下四人一处吃酒。二姐此时恐怕贾琏一时回来,彼此不雅,吃了两钟酒便推故往那边去了。贾珍此时也无可奈何,只得看着二姐自去了,剩下尤老娘和三姐相陪。那三姐虽向来也和贾珍偶有戏言,但不似她姐姐那样随和。所以,贾珍虽有垂涎之意,却也不敢造次了,致讨没趣。况且尤老娘在旁陪着,贾珍也不好意思太露轻薄。

  过了一会儿,听见有人叩门,鲍二家的连忙出来开门,见是贾琏来了。贾琏问有事无事,鲍二家的便悄悄地告诉他说:“大爷在西院里呢!”贾琏听了,便至卧房。见尤二姐和两个小丫鬟在房中,二姐见他来了,脸上有些赸赸的。贾琏反推不知,只命:“快拿酒来,咱们吃两杯好睡觉,我今日乏了。”二姐连忙陪笑,接衣捧茶,问长问短,贾琏喜得心痒难受。一时,鲍二家的端上酒来,二人对饮,两个小丫头在下面服侍。

  吃了几杯酒,二姐说:“我如今和你作了两个月的夫妻,日子虽浅,我也知你不是个糊涂人。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既然做了夫妻,终身我就靠你了,我算是有倚有靠了。将来我妹子是个什么结果?据我看来,这个形景儿,也不是常策,要想个长久的法儿才好!”

  贾琏听了,笑着说:“你前头的事,我也知道,你倒不用含糊着。如今你跟了我,大哥跟前自然要拘起形迹来了。依我的主意,不如叫三姨儿也和大哥成了好事,彼此两无碍,索性大家吃个杂烩汤,你觉得怎么样?”二姐一面拭泪,一面说:“虽然你有这个好意,但第一,三妹妹脾气不好;第二,也怕大爷脸上下不来。”贾琏说:“这个无妨。我这会儿就过去,索性破了例就完了。”趁着酒兴,便往西院中来,只见窗内灯烛辉煌。贾琏推门进去,说:“大爷在这里呢,兄弟来请安。”

  贾珍听是贾琏的声音,吓了一跳,见贾琏进来,不觉羞惭满面。尤老娘也觉得不好意思。贾琏笑着说:“这有什么呢!咱们兄弟,从前是怎么样来?大哥为我操心,我粉身碎骨,感激不尽。大哥要是多心,我倒不安了。从此以后,还求大哥照常才好,不然兄弟宁可绝后,再不敢到此处来了。”说着便要跪下。慌的贾珍连忙搀他起来,说:“兄弟怎么说,我无不领命!”贾琏命人:“看酒来,我和大哥吃两杯。”又笑嘻嘻地对三姐说:“三妹妹为什么不合大哥吃个双钟儿?我也敬一杯,给大哥和三妹妹道喜。”

  三姐听了这话,就跳了起来,站在炕上指着贾琏冷笑着说:“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注:耍贫嘴)的!咱们‘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提着影戏人子上场儿——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你别糊涂油蒙了心,打量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了呢!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妹两个权当粉头(注:妓女)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我也知道你那老婆太难缠。如今把我姐姐拐了来做二房,‘偷来的锣鼓打不得’。我也要会会这凤奶奶去,看她是几个脑袋?几只手?若大家好处儿便罢;倘若有一点叫人过不去,我有本事先把你两个的牛黄狗宝掏出来,再和那泼妇拼了这条命!喝酒怕什么?咱们就喝!”说着,自己拿起壶来,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半盏,揪过贾琏来就灌,说:“我倒没有和你哥哥喝过,今儿倒要和你喝一喝,咱们也亲近亲近。”吓得贾琏酒都醒了。贾珍也不承望三姐这等拉的下脸来。兄弟两个本是风流场中耍惯了的,想不到今天反被这个女孩子一席话讲得不能答言。

  三姐看了这样,越发一叠声地又叫:“将姐姐请来!要乐,咱们四个大家一齐乐!俗话说的,‘便宜不过当家’,你们是哥哥兄弟,我们是姐姐妹妹,又不是外人,只管上来!”尤老娘倒不好意思起来。贾珍得便就要溜,三姐哪里肯放?贾珍此时反而后悔,没想到她是这种人,与贾琏反而不好轻薄了。

  只见三姐索性卸了妆饰,脱了大衣服,松松地挽个髻儿,身上穿着大红小袄,半掩半开的,故意露出葱绿扶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鲜艳夺目;忽起忽坐,忽喜忽嗔,没有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就像打秋千似得;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檀口含丹。本是一双秋水眼,再吃了几杯酒,越发横波入鬓,转盼流光。真把那珍琏二人弄的欲近不敢,欲远不舍,迷离恍惚,落魄垂涎。再加上刚才一席话,直将二人镇住。兄弟两个竟全然无一点儿能为,别说调情斗口齿,竟然连一句响亮的话都没有了。三姐自己高谈阔论,任意挥霍,村俗流言,洒落一阵,由着性儿拿他兄弟二人嘲笑取乐。一时,她酒足兴尽,更不容他兄弟多坐,竟然撵他们出去,自己关门睡觉了。

  自此以后,或略有丫鬟婆子不到之处,便将贾珍、贾琏、贾蓉三个厉言痛骂,说他爷儿三个诓骗她寡妇孤女。贾珍回去以后,也不敢轻易再来。那三姐有时高兴,又命小厮来找。事情到了这里,也只好随她的便,干瞅着罢了。

  这尤三姐天生脾气与人异样诡僻。只因她的模样风流标致,她又偏爱打扮的出色,另式另样,做出许多万人不及的风情体态来。那些男子们,别说贾珍贾琏这样的风流公子,便是一班老到人,铁石心肠,看见了这般光景,也要动心的。及至到她跟前,她那一种轻狂豪爽、目中无人的光景,早就把人的一团高兴逼住,不敢动手动脚。所以,贾珍向来和二姐无所不至,渐渐地俗了,却一心注定在三姐身上,便把二姐乐得让给贾琏,自己想与三姐捏合。偏偏那三姐一般和他玩笑,别有一种令人不敢招惹的光景。她母亲和二姐也曾十分相劝,她反而说:“姐姐糊涂!咱们金玉一般的人,白叫这两个现世宝玷污了去,也算无能。而且他家现放着个极厉害的女人,如今瞒着,自然是好的。倘或有一天她知道了,岂肯干休?势必有一场大闹。你二人不知谁死谁生,这如何可以当作安身乐业的去处?”母女两个听了她的这话,料也难劝,也只得罢了。

  那三姐天天挑拣吃穿,打了银的,又要金的;有了珠子,又要宝石;吃着肥鹅,又宰肥鸭;或不称心,连桌一推;衣裳不如意,不论绫缎新整,便用剪刀铰碎,撕一条,骂一句。贾珍等何曾随意一天?反而花了许多昧心钱。

  二姐在枕边衾内,也常戏贾琏说:“你和珍大爷商议商议,拣个相熟的,把三丫头聘了吧!留着她不是个办法,终究要生事的。”贾琏说:“前日我也曾回大哥的,他只是舍不得。我还说:‘就是一块肥羊肉,无奈烫的慌;玫瑰花儿可爱,刺多扎手。咱们未必降的住她,正经的拣个人聘了去吧!’他只意意思思(注:犹豫不决)的撂过手了,你叫我有什么法儿?”二姐说:“你放心,咱们明天先劝三丫头,问准了,让她自己闹去;闹的无法,少不得聘她。”贾琏听了说:“这话极是!”

  第二天,二姐另备了酒,贾琏也不出门。到了中午,特请她妹妹和母亲上坐。三姐已知其意,刚刚斟上了酒,也不用她姐姐开口,便先滴下眼泪说:“姐姐今天请我,自然有一番大道理要说。但只是我也不是一个糊涂人,也不用絮絮叨叨的。从前的事,我已经都知道了,说了也无益。既然如今姐姐得了个好处安身,妈妈也有了安身之处,我也要自寻归身之处,才是正理。但终身大事,一生至一死,非同儿戏。向来人家看着咱们娘儿们微息(注:家里没有男人,好欺负。),不知都安着什么心!我们破着没脸,人家才不敢欺负。如今要办正事,不是我女孩儿家没羞耻,必须让我拣一个可心如意的人,才跟他。要凭你们选择,虽是有钱有势的,我心里进不去,白过了这一世了!”贾琏笑着说:“这也容易,你说是谁,就是谁。一应彩礼,都由我们置办,母亲也不用操心。”三姐说:“姐姐横竖知道,不用我说。”

  贾琏笑问二姐:“是谁?”二姐一时想不起来。贾琏料定必是此人无疑了,便拍手笑着说:“我知道这人了,果然好眼力!”二姐问:“是谁?”贾琏说:“别人她如何进得去,一定是宝玉了!”二姐与尤老娘听了,也以为是宝玉了。三姐啐了一口,说:“我们有姐妹十个,也嫁你兄弟十个不成?难道除了你家,天下就没有好男人了?”大家听了都诧异:“除了他,还有谁?”三姐说:“别只在跟前想,姐姐只在五年前想,就是了。”

  正说着,忽见贾琏的心腹小厮兴儿走过来请贾琏说:“老爷那边紧等着叫爷呢。”贾琏连忙命拉马,隆儿跟随着去了。到第二天午后,贾琏回来了,说是老爷要他到平安州去办一件机密大事,要半个月工夫才能回来。贾琏又想起三姐说的人来,便问二姐:“是谁?”二姐笑着说:“这人此刻不在这里,不知多早晚才能回来呢。也难为她的眼力!她自己说了:这人一年不来,她等一年;十年不来,她等十年。若这人死了,再不来了,她情愿剃了头当尼姑去,吃斋念佛,不再嫁人。”贾琏问:“到底是谁?这样让她动心?”二姐笑着说:“说来话长。五年前,我们老娘家做生日,妈妈和我们到那里给老娘拜寿,她家请了一起玩戏的人,也都是好人家子弟,里头有个装小生的,叫做柳湘莲,如今要是他才嫁。去年听说这人惹了祸逃走了,不知回来了没有?”(责编:石泽凤)

∷【相关报道】∷

·故事二十九 馋贾琏偷娶尤二姐   2018-06-11 08:50
·故事二十八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2018-06-04 08:39
·故事二十七 庆生日湘云闹酒令   2018-05-28 09:09
·故事二十六 贾探春改革除宿弊(下)   2018-05-18 08:42
·故事二十六 贾探春改革除宿弊(上)   2018-05-14 08:59
·故事二十五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2018-05-07 08:42

精彩推荐

·“大喇叭”工程唱响万家“好声音”
·解读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
·智能数字化管理打造“智慧环卫”
·养老保险缴费补贴让村干部不再发愁
·40年老旧小区“旧貌换新颜”惠民生
·选出“含金量”足的群众“代言人”
·满城劲吹“创卫”风 醉人新景入画来
·大美石柱山 人间真仙境
·五年守护家园 义务编织“安全网”
·2017年度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政策问答

图片新闻

山城足球赛 与世界杯同行
节前严查粽子市场
建设党建文化长廊 打造“红色堡垒”
开考!2820位初中学子为未来奋战
消防安全教育从娃娃抓起
联合执法 规范市场经营秩序
 
宁国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皖外宣办字[2005]2号 皖ICP备06002622号
新闻:0563-4014607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63-4015875 信箱:jrngb@163.com
本网简介广告刊例版权声明联系我们